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   --/--/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宇宙日記一號    08/03/2007
從前的舊文,昨天晚上偶然翻出來,
家裡太多從前的東西了。

因為我很喜歡這個故事,所以就貼上來。
內容可以算是20禁,嗯...,下禮拜以後每天得補習東跑西跑...壓力大的時候就斷斷續續地寫吧。

不算BL,內有血腥,請慎入。



對等。性慾。體制。構造。背叛。傷害。愛。


*** *** ***

有人說SM之所以能構成是建立在M願意被S上面,也有人說有愛的SM最令人愉。

當然我的話不足採信對吧,警察?

抱歉,一個情緒激動就說了廢話,我猜你想聽到的絕對不是這些。
你一定在想,我倒底是什麼?
我…我很想說我是外星人,不過你會信嗎?
不信的話應該去看一下你們地球上…那個什麼…富奸?是嗎?的漫畫,應該就能理解了。
當然我們種族比他說的那種還進化一點,並不會吃下雌性而生育,…嗯,如果用蝸牛來比喻,不知道你知不知道?

其實這整件事情應該移到星際法庭吧?畢竟我又不知道地球人的構造這麼脆弱。
還有,他也沒死,只是在懷我的卵罷了。

你說男人怎麼可能產生卵子?
哎…不就叫你想想蝸牛嗎?真是沒知識。幹嘛?你不高興了?
哼,怎麼我這個外星人懂比你們地球人還懂地球生態,你們必須好好自己檢討吧?

…好好好,我不再說沒意義的話,你可以把槍放下嗎?


我是幾年前..以地球的時間來算是20年前來你們地球的。名義是考察,考察什麼…當然是考察我們星球的人適不適合來這定居。
你如果以為我們像你們那些腦殘的電影演的一樣個個都想佔領,就太好笑了。我們比你們科技進步許多,何必要費這種麻煩的功夫?
慢慢融入…看,一直到今天你們才抓到我嘛。這種方法比較聰明不是嗎?

你問我考察結果如何?
恩。這是機密,就算你把我殺了我也不會告訴你的。
我是很愛我們星球的。

為什麼要跑到別的星球考察?喔…你們遲早也會走到這一步的,當你們的地球再也負荷不了眾多的人口,就得另外開發別的地方生存吧?
要不然只有強制消除人口---戰爭是個好方法喔,既有冠冕堂皇藉口又可以恣意殺人,不過我們星球不這麼做啦,與其要發展武器還不如趕快發展太空科技,這比較實在。

好了好了,你們問這麼多不相干的東西,到底有沒有心查問你們同胞被我『傷害』的過程阿?
再把話題抓回來吧,警察們。

在別的星球考察當然必須有個好身份偽裝,所以我選擇成為一個大學生,這樣不但可以吸收到你們星球較高等的知識,還可以跟地球年輕人交往,以便瞭解這些人適不適合為我們產生後代。

我第一個交往的的,是雌性,她或許稱不上漂亮…就你們的標準而言,但是很溫柔,我說什麼她都很樂意為我完成,當然我也挺喜歡她的…但是這麼好的一個雌性,反而讓我不想傷害她,所以我就跟她分手了。

第二個交往的也是雌性,她很聰明,我也喜歡聰明的人,我們常發生爭執但是總能和好;我有考慮過要不要在她身上實驗看看,結果被她先一步甩了,大概我沒像你們地球男性那麼好看吧……
但我一直覺得她根本在之前就劈腿了,我跟那個什麼…奧蘭多長的還挺像的阿。

第三個,就是他,是一年前在河邊認識的。
這個時候我已經成為一個自由攝影師…沒辦法,你們人類的歲月過得太快了,搞的我不得不配合。說起來..我還是像20年前一樣年輕,
為了不被懷疑我只好定期旅居國外。
一看到他莫名地我的性激素就開始分泌,就算知道他是雄姓也沒辦法停止。他很好看,棕色的頭髮跟色的眼睛,皮膚摸起來像絲綢般細緻,我想他一定很年輕;交談後證實我的想法他才15歲,他家在不遠的橋下。

也就是所謂的貧民窟…吧?
在我們星球,是沒有這種機構的。

他日子過的看起來很苦,每天靠著在街上偷摸走觀光客的皮包過活,還要繳一些給地方上的惡霸;我跟他說如果他肯跟我做愛我就給他一萬塊,結果他吐我口水,很不屑的走了。
唉,我的壞習慣就在這種時候發生了。越是強硬的人就越是想征服他,不是嗎?
當然你可以說是雄性激素影響,但我會將它歸類成一種無法自抑的個人性性衝動,對於某些彆扭倔強的費落蒙我相當有興趣去追求。因為我的身體構造跟你們有很大的不同阿,嘿嘿。

別像看變態樣看我好嗎?
我有循你們地球人的規矩去追求他;
譬如:在他家門口放一百朵玫瑰花、有事沒事約他出來吃飯、買一個小公寓給他住,讓他每天都能洗澡吃飯…等等,我簡直就變成長腿叔叔了!他一開始很抗拒,但是後來似乎被我感動的樣子,慢慢願意跟我說話,有的時候還會笑得很可愛。
嗯…我也不是沒有愧疚感的,相反還說我們自我要求度比你們人類還高上許多;總不能追到手馬上就請他懷我的卵吧?這於情於理都不好。

所以我採取讓他慢慢適應接受我的手段。
最好的方法就是略帶虐待性質的調教。要懷我們卵,就人類男性來說,腹腔一定要清空---當然女性有子宮不必煩惱這點---所以從最簡單的浣腸做起,當然他強烈抗議囉,那個….沒辦法,我只好騙他說每天都要清空腸子對健康比較好,還拿很多書籍給他看他才勉強接受。

看他一臉難受的忍著腹部的絞痛,我是很憐愛的…但如果不忍久一點就沒辦法清得很乾淨,我也不想讓他多灌幾次,如果能一次結束是最好的。好不容易進行完這個步驟,他已經半虛脫了;年輕小孩子果然撐不久,但是如果這樣都撐不了接下來也甭提了。幫他補充一點生理食鹽水喝下後,就是得讓他產生性激素。

這裡有個奇妙的地方,就我長年來的觀察,地球雌性的黃體素與動情素會與我們的性激素產稱排斥作用,大概是因為她們自己本身會產生卵子的關係,會與我們的卵互相競爭;而男性就沒有這個問題,相反的他們產生的精液有潤滑的作用,而且雄性費落蒙在做愛的時會讓我們異常興奮,卵成熟率會更高。

但是一個小孩子要如何產生足夠讓我們興奮的激素?
我先試著愛撫他,套弄他的生殖器,年輕的身體很快就有反應,馬上射出精液了。
但這還是不夠,沒讓我達到興奮的程度。
我有想過是否等他大一點再說,但是…老實說我們的卵也有保存期限的,能越快讓他懷孕越好,只好狠下心腸採取激烈一點的方式。

說到這裡,你們地球人花樣還真多,我特地買了一本書回來研究,裡面的方法真是讓我大開眼界。

首先準備一些跳蛋、乳夾、一顆顆像小珠子的…那個叫什麼阿?姑且代稱粒狀刺激器吧。
還有口嚼、逗貓棒、繩子、…我特別還買了一個長長的茄子,大概有30公分吧,這個大小恰好是我們日後交配他必須接納的長度。

從簡單的開始,在他的肛門放進跳蛋要他夾緊,而且不准射出來…這是為了讓他有長一點的耐久度。
沒想到一個小時後我去看他他一直哭一直哭,我當然心疼了馬上拿出來哄他,結果第一天就只進行到這裡結束。隔天早上他一直不肯理我,我特地煎了他最愛的腓力牛排也不肯吃,…我有些生氣,但是做這種事還是你情我願比較好,所以很多天都沒再逼他。

當然,每天洗澡的時候,我還是會幫他浣腸保持清潔,一邊思考著其他方法。

透過詭異的俱樂部終於被我弄到一瓶催情劑,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就在他的飯裡放了一些進去;那東西真的很有效,沒多久他就臉色潮紅扭來扭去,不好意思的埋在棉被裡摩擦自己的下體。當然我就把他拖出來,告訴他不必這樣做,我會讓他更快樂的。

他可能被情慾沖昏頭所以柔順的點頭答應了。
還是從最簡單的開始,放進跳蛋,綁住他的生殖器,再加上帶電的乳夾不時刺激;我就坐在一旁看他興奮卻又不能發洩的苦悶,他眼巴巴地看著我要我放開,我溫柔對他說再等等,我還沒興奮。

據說地球人的生理構造,以雌性來說能高潮很多次,而雄性若是射精了就沒了;所以為了我們雙方能享受更多,還是讓他不射才能不斷的擁有高潮吧?

後來他又哭了。
我嘆氣沒辦法,只好吻去他的淚希望他能再撐更久一點,一邊握住他已經腫脹的生殖器,把跳蛋開到最大震動,他一陣痙攣昏了過去。
精液在我放開的那瞬間噴射出來,量還是不夠多。

我仔細的歸咎這兩次失敗的原因,扣除掉他年紀太小,到底還少了什麼?為什麼我興奮不起來?
原因一:對他太溫柔,所以沒有征服欲。
原因二:他並不覺得這是一種享受,所以連帶的我也不覺得快樂。
原因三:我們之間還沒有足夠的信任與愛情。

夠除掉原因一(因我主張溫柔的性愛),能做補救只有兩個著眼點,我必須好好地開導他,建立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所以我問他在這兩次的過程中有什麼感覺?
他說,很可怕。

……怎麼會呢?我已經用最溫柔的方式對他了,哪裡可怕阿?

不然你去試試看阿。他竟然這樣說。

我並不是害怕,而是我的生理構造並不允許這樣子的玩樂,這會把我體內的種子破壞掉。當然我不能跟他明說,嚇跑他就不好了。

那只好建立我們之間愛與信任的關係。

要做到這個要下很大的決心,我不想傷害到他,但是信任常常建立在傷害與救贖之上;基於這個源由,我帶他出國玩很多天,在旅程中極力討好他,然假裝我走丟了,私下請人去強暴他…我一點也不介意他被人碰過,因為對我們而言伴侶是一輩子的,更是產下卵的重要對象;急忙趕到現場後就看到他衣衫襤褸的躺在地上,像是昏了過去;我細心的將他抱回旅館照顧,他每天只醒來一下下,而且還會做惡夢,我只好抱住他不住發抖的身子溫暖他;終於有天他願意發洩情緒出來,問我還要不要他?

這個時候我就知道我成功了。

當然是要阿。
他非常幸福地笑了。

回國後,我們繼續調教,非常順利。

他信任我,相信我絕對不會傷害他,會帶給他最大的快樂;
我當然不會讓他失望,因為我是如此愛他,看著他日益妖豔的身子綻放出情慾的瑰麗色彩,我等不及將自己的種子放進他體內了。

茄子真是種奇妙的蔬菜,比起我們的生殖器他圓潤許多,長度也夠長,用完還可以拿來做菜吃,真是一舉數得。
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教,茄子已經可以順利的放入他體內,只要輕觸他的G點他就會發出美妙的呻吟,而且隨著韻律還會扭動屁股應和,夾的緊緊不放;生殖器的持久力也有長足的進步,至少可以撐個七八次高潮才射出。

他問我為什麼都不親自幹他,我摸摸他的頭說就快了,而且我喜歡看他淫蕩的樣子,比親自幹他還爽。
這是實話沒錯,那種活色生香的景色可說是一輩子難見幾次。
地球年輕人的身體柔韌性很好,各種難以想像的姿勢都能做到;順帶一提我最喜歡的姿勢是緊縛,就是那種把腳折起綁住,手往後綁住,仰身向上的姿勢,美麗的景色可以一覽無遺,而且最容易激起被綁者的羞恥心。

一切都準備妥當後,我決定挑個好日子交配了。

這次我們玩的是蒙眼,為了不讓他看到我的生殖器而害怕,也要他在不能視物的狀況下感受被我進入的快感,一切都會讓人興奮地戰慄。

前戲過後,我慢慢將他的小穴撐大,塗了很多潤滑劑在他的體內,因為接下來是痛苦的開始。

『愛的螫刺』
不知道你聽說過這個名詞嗎?

我並不想詳細介紹我們的生理構造,彼此保留一點神秘比較好吧?
總之為了他減少一點痛苦,在事前我特別為他抹上一點麻醉劑,當然這是我們星球的科技產物,還是能讓人享受快感,但是沒有痛覺;好不容易在他體內盡數排出種子出來後,他的下體已經流滿血了。

我急忙從冰箱拿出儲存的血袋為他輸血,我的伴侶可不能就這樣死了;我們還有後代要撫養,還有很長的日子要走。

他醒過來後很虛弱,很多天都沒有好轉的跡象,不得以我只好將他送到醫院療養,結果..我就被你們逮住了。


好了,我已經將我做的一切都告訴你們了,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?警察們?


現在可以讓我去看一下我的伴侶嗎?還是要我把殺掉解剖研究?



*** *** ***

「喬,醒醒,是我。」

「約瑟芬?」

「嗯。你現在覺得怎樣?」

「很想睡…還有肚子漲漲的。」

「大概你吃太飽了吧。」

「哪有阿,醫院的食物很難吃。」

「要不要我去幫你買?」

「…你能出去嗎?警察找你做什麼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對於我們的性取向有疑問罷了。」

「哼,同性戀關他們什麼事。」

「就是阿。好了,你確定不要我幫你買食物嗎?」

「…約瑟芬,我不想待在醫院。我們去你故鄉好不好?我一直很想去看看。」

「好阿,不過要等你好起來再說。」

「約瑟芬,你故鄉到底在哪裡阿?」

「不是說過了嗎?在很遠的地方。」

「有多遠?」

「唔,大概有一個星系那麼遠吧。」

「又在騙我。」

「沒有喔,我絕對不會騙你的。」

「哼……」

「好了,警察還有事找我,晚一點再來看你。」



*** *** ***

怎麼樣?決定好怎樣處置我了嗎?

…什麼?你們要將我們的卵取出來?不可以!這是我們愛的結晶!你們不可以這麼做!
我明白這對你們地球人而言可能是一種傷害,但是這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!你們不可以將他取出!不可以---

*** *** ***


「約瑟芬,你怎麼滿身是血?」

少年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戀人突然衝進來,驚訝的睜大眼。
男子只是將他迅速抱起打算逃離醫院,不管他的疑問。

「親愛的,我們必須離開這座醫院!這裡的人都瘋了!」

「什麼?怎麼回事?」

「他們要殺了我們!」

「怎麼會這樣…?!」
少年感覺到戀人跑得極快,風打在臉上有些微的刺痛。

「約瑟芬,那麼我現在要去哪裡?」

「回我故鄉,你不是一直說想要去嗎?」

「嗯。」
少年偎在男子懷裡,對於逃跑這件事一點也不緊張,只要男子與他在一起他就什麼也不怕。
想到終於可以去到男子常說的故鄉,他不禁甜蜜地浮起微笑。

可以聽見身後零碎的槍聲與警笛,男子找到自己的房車後將少年安置好在後座,馬上催油門疾駛,無星的夜晚它像隻脫韁的野馬奔跑在跨海大橋上,少年恍惚覺得這好像某部電影的場景,夢幻中帶著殺機。

腹部還是漲漲的,他用手壓了壓,覺得一陣想吐。
喉間衝上腥甜的味道,他突然感覺到腹部不知道什麼東西在鼓動,仔細傾聽似乎有微弱的心跳聲。

這是什麼?

疑惑當下陣痛猛烈襲捲全身,少年痛的掉淚,男子察覺到後座的異樣,急聲追問,

「你怎麼了?」

「我的…肚子好痛…」

不會是要生了吧?男子心驚,但車速也不敢慢下來,只好不斷對少年安撫。

「真的好痛…」少年留著淚呻吟,啞著嗓子竟有淒麗呻吟的錯覺。


腹部裡的東西蠢蠢欲動,緩慢地往直腸的方向前進,少年不明白自己的身體為何有這樣的異狀,只覺得下體快要撕裂開的疼痛,大概女人分娩就是這種感覺吧。男子見狀只好急忙找隱蔽的地方停下車跑到後座看情況,少年大腿間滾滾地流出鮮紅液體,男子鎮定下來撫他的腹部往下推,越是到下面甬道被撐開的越大,少年就快痛的咬舌自盡了,被男子用力搬開嘴巴塞進毛巾,他痛地不住痙攣,那東西卻在移動中停了下來,沒再前進了。

好不容易陣痛停止,少年累的氣喘吁吁看著男子,男子卻是一陣錯愕的表情。

「…約瑟芬?」

「失敗了…嗎?」
男子喃喃地唸著,又試著用力按他的腹部,少年疼了一下但那團物體還是沒有運動的跡象。
還是不死心,男子不顧少年的尖叫逕自大力的往下壓,終於在急速擴張中出來了他們的結晶。血肉模糊,是個小嬰兒的樣子,很小大概跟可樂罐一樣大,軟軟的身體已經沒有生命跡象。

「孩子..我們的孩子…」男子看著嬰兒喃喃囈語,臉色蒼白。

少年不明白他的反應,看到自己體內竟然有著這樣的東西他只感到噁心。

「把他丟掉!把他丟掉!」少年尖叫著。

男子聽他這樣喊叫緩慢轉過頭,神色詭異的讓人發毛。接著他將小嬰兒往嘴裡送,喀茲喀茲的將他吃掉,嘴角不斷溢出鮮血,少年害怕的呆住。

「親愛的,我們再努力一次吧。」

不帶少年反應,男子將少年翻轉過身,用力的將自己的生殖器刺進少年體內,尖銳的長行物體就這樣強行進入,少年痛的昏過去,無法反抗的任他一下又一下衝刺產卵…


*** *** ***

「幹!這是什麼噁爛故事!」

「唉唷,你不覺得很特別嗎?」

「哪裡特別了?噁心得要命!」

「嗚嗚…人家想了這麼久才寫出來的---」

「林閔文,你給我重寫!」

「不要啦…這是我的經典名作阿---」

「管你這麼多,編輯最大!砍掉重練!」

「不要不要不要---」

「你----」


匡踉。


「你不要壓在我身上---」

「你讓我交稿我就讓開---」

匡踉匡踉。

「幹你走開---」

「親愛的---」


匡踉匡踉匡踉。匡踉………………呼呼呼呼呼…啊…啊啊—嗯---

「幹..你這死人…」

「是阿..我這死人正在用力的幹你…」

「王八…」

「愛你的王八…」

「不要臉的…」

「我愛你的臉、你的身體、你的咒罵…」

「變態…」

「你就愛我的變態不是嗎…?嗯?親愛的?這裡..怎樣?」

「..要進來…就快進來…」

「我要不要也產卵在你裡面?」

「幹!我就全部把他們吃掉!」

「親愛的你真狠心~」




大戰七百回合後。(當然沒有真的七百回)



「…真的不可以交這篇嗎?」

「你..先告訴我結局吧。」那邊的聲音有點虛弱。

於是興致勃勃地,「最後喔,喬因為失血過多而亡,約瑟芬---也就是外星人---把喬吃下去…」

「他幹嘛吃他?他不是很愛喬嗎?」

「哎壓人家是外星人嘛,他們觀念就是既然深愛自己的伴侶就該從頭到腳接納他,如果死亡也要將伴侶化成自己的骨肉陪伴自己…」

「…你的腦子,到底都在想什麼?」

「想..怎樣讓你快樂阿,親愛的。」

「這篇文章讓我很反胃。」

「我很好心的沒讓喬開腸破肚了,要不然小嬰兒應該像撒旦一樣碰地從肚子撐開跳出來的。」

「我看你根本其實想寫一堆蟲從肚子裡爬出來吧?」

「怎麼會呢?還是有父母雙方的基因比較好阿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親愛的,我聽說現在男人也可以懷孕,我們來生一個孩子好不好?」

「你生?」

「當然是你生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那就這樣說定囉。」甜笑。

刀子晃出來。

「我今天不殺了你我不叫做李春樺-------」



*** *** ***

其實這個故事根本沒有完結的時候,雖然建立在我的一時興起從宇宙機密檔案調出來給大眾知道,但是這樣的事情確實是發生過的。我的人類伴侶以為我在瞎掰,但是這真的是事實。喬最後跟約瑟芬回到了他的星球,喬已經有點發瘋的樣子了。

他們的孩子每一個都沒有活下來,先天種族間構造的不同,造就了永遠的遺憾;但約瑟芬又非常喜歡小孩,所以他倒現在還是不放棄的嘗試著。就我所知,因為約瑟芬的實驗交配失敗,他們星球的人已經打消了到地球定居的念頭,各位地球人應該感到慶幸。

至於我嘛,我不會產卵,也不打算交配,我只是性衝動大,還有很愛我的人類伴侶。
大概…就這樣而已吧。
我想。







end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 URL
→http://hokimidori.blog53.fc2.com/tb.php/126-cfc2df3e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